給小區女業主寫情書固態硬碟遭開除
  46歲男保安打官司維權時很激租房子動——
  “喜歡一記憶體個人也有錯麽?”
  □通訊員 西隨身碟法 本報記者 陳洋根
  “我有巢氏房屋只給她寫了一封情書,她當時也沒有明確表示反對……難道喜歡一個人也有錯麽?!”法庭上,阮師傅嗓門很大,說到激動處還不停地敲桌子,他說自己只寫了一封情書,沒寫第二封和第三封,應該不算騷擾,物業公司開除他沒有道理。
  昨天上午,保安向女業主寫情書遭開除引發的勞動維權官司在杭州西湖區法院公開審理。阮師傅親自到庭,物業公司則全權委托律師處理。
  小區保安給女業主寫情書求愛
  46歲的阮師傅是杭州桐廬人,事發前在杭州城區一小區當保安,他說自己有過戀愛經歷但由於羞於表達,因此一直沒有結婚。“小蘑菇”的出現,點燃了阮師傅心中冰封已久的激情。
  阮師傅說直到現在他都不知道“小蘑菇”真名叫啥,只知道她是小區業主。今年4月12日,阮師傅做了一件很轟動的事,他鼓足勇氣給“小蘑菇”送去一封情書。
  情書一共三頁紙,字跡很是工整,抬頭就是“小蘑菇”,阮師傅在信中說:“我每天都在想你,而我卻是一個錯過婚姻的人,如果有緣我想與你共度後半生,我會真心愛你。”信尾,阮師傅還留下了全名和手機號碼。
  阮師傅說,自己和住在小區里的老人關係都很好,大家也很照顧他,聽說他一直沒有結婚,大媽們跟他說小區里有個女業主現在是單身,年紀和阮師傅差不多,小名叫“小蘑菇”,建議阮師傅接觸一下試試。
  阮師傅學歷只有初中,寫情書前每天都在練習寫好字,因為他覺得自己是真心的,發自肺腑的。
  4月3日情書寫好,但阮師傅猶豫了很久,直到4月12日,他才鼓足勇氣,一大早就去按女業主家的門鈴,告訴她有一封信。
  “我是小區保安,所以知道她住在幾棟幾單元,早上8點,我按了門鈴,我說我給你寫了一封信,給你放在信箱里了,我說信裡面有電話號碼,我想跟你接觸一下,你如果對我有什麼意向,可以給我打電話。”
  遭女業主投訴保安被開除
  送完信,阮師傅期待著“小蘑菇”的電話。讓阮師傅沒想到的是,他等到的是小區物業公司沈主任的電話,說女業主告阮師傅騷擾,當時女業主情緒很激動,沒下樓看信就說要報警……
  當天阮師傅就接到被開除的口頭通知,隨後物業公司又與他解除了勞動合同。阮師傅不服,申請勞動仲裁,要求物業公司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給他帶來的各項損失,但仲裁的結果讓阮師傅感到失望,除了要求物業公司補交阮師傅在公司上班期間的社保之外,西湖區人事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駁回了阮師傅其他請求。阮師傅於是向法院起訴打官司維權。
  “都是公開的,沒有什麼!”在昨天的法庭上,阮師傅當庭展示了他寫給“小蘑菇”的情書,並讓媒體記者們隨便拍。
  作為小區的保安,給女業主寫情書,你覺得合適麽?法官問阮師傅。
  “我們兩個都單身,我又沒有犯法,我也有追求異性的權利……”阮師傅說,女業主有拒絕他的權利,但她不該把情書交給物業,把事情鬧得這麼大。
  在起訴狀里,阮師傅認為物業公司不該把他開除, 開除他時,也沒提前一個月通知。此外,公司違反勞動法,沒有按期在三個月後給他轉正。
  物業公司稱,開除阮師傅並不僅僅是因為他給女業主寫情書求愛,阮師傅在工作期間有其他兩次違反勞動紀律的行為存在,分別是上班玩手機和巡邏時手機放音樂以及提前簽到做假。物業公司特別提到,阮師傅向女業主寫情書求愛屬於重大過失,因為物業公司員工守則里明確規定,對業主或客戶粗暴無禮,引起業主或客戶強烈不滿,影響公司聲譽的屬於嚴重過失。
  由於雙方都不同意調解,法庭審理後將擇日對本案作出一審判決。
  (原標題:給小區女業主寫情書遭開除46歲男保安打官司維權時很激動——“喜歡一個人也有錯麽?”)
創作者介紹

手工傢俱

rr66rrdxa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