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黃潔文/圖
  2014年12月16日上午,北京知識產權法院開審建院第一案,履新院長宿遲擔任此案審判長。
  院庭長開庭、法官助理全程參與、審判組織優化、庭審功能加強……這次備受各界關註的庭審,傳遞出一系列司法改革在實踐中推進的強烈信號。
  宿遲說:“作為全員全院落實中央司法改革要求的單位,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有先行先試,進行有益探索的職責和義務。”
  《法制日報》記者瞭解到,截至目前,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已經累計收案367件,各項審判和管理工作正逐漸步入正軌。
  法官助理參加庭審儲備人才
  在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探索的審判權運行機制改革中,法官助理無疑是亮點之一。
  庭前閱卷、與當事人核實情況、組織證據交換、歸納案件焦點、向合議庭提交庭前審查報告;庭上宣讀法庭紀律、核實當事人身份等所有開庭前程序性工作,並參與庭審全過程;庭後參加合議庭對案件的評議,參與起草法律文書。
  自從被遴選到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以來,審判二庭法官助理馬雲鵬,便開啟了一段全新的職業生涯。
  宿遲介紹說,在優化審判組織職權配置的過程中,法官助理是不可或缺的角色之一,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專門對法官助理的職責定位進行了明確,一方面將案件的審判流程管理和大部分庭前準備工作交由法官助理負責,由法官助理通過庭前審查明確訴辯意見、進行舉證指導和初步的舉證質證,併在此基礎上初步固定無爭議事實、歸納爭議焦點,最後形成書面的庭前審查報告提交給合議庭。
  “法官助理也要參加庭審,我們不但在法庭上專設了法官助理的席位,而且明確賦予他們提請審判長髮問的輔助調查權。”宿遲說,這種安排意在將司法輔助工作與法官後備人才培養結合在一起。幫助法官助理精準領會法官意圖,全面培養助理的司法能力,為培養法官儲備優秀人才。
  馬雲鵬說:“現在的工作與自己之前剛入法院做書記員時完全不同,工作內容還是更偏重於案件實體,要對案件做第一手的瞭解分析,並參與辦案的全過程,能夠清晰地把握合議庭的審判思路,對自身提升非常有幫助。”
  法官主辦根除審判脫節頑疾
  對於法官來說,辦案方式也與過去有了很多不同。
  按照“1名主審法官為核心+1名法官助理+1名書記員”的審判組織模式,有著多年知識產權案件審判經驗的法官芮松艷,成為一個固定審判團隊的“隊長”。
  “作為法官,我們不再是獨立辦案,更多地是要與法官助理配合,發揮整個審判團隊的最大效能。”芮松艷告訴記者,之前都要由法官做的庭前談話、證據交換、庭前保全等等,現在都由助理完成,她則有了更多的時間用於思考案件審判的實質性問題。
  讓芮松艷感覺到變化的還有庭前合議制度。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要求,案件在開庭前都必須進行庭前合議,合議中首先由法官助理向合議庭彙報案件的事實情況、證據情況等,並提出自己歸納的爭議焦點,交由合議庭進行討論,最終確定庭審的焦點問題。
  “這樣一來,合議庭成員每人都對案件有了一個清晰的認識,給充分發揮庭審作用,提升審理效率打下了堅實的基礎。”芮松艷說。
  記者瞭解到,構建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是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在探索中早已明確的改革方向,其中特別強調要強化庭審功能,促進庭審作用發揮。
  宿遲表示,要力求通過審判解決法官對案件事實認定、證據採信、法律適用以及作出裁決需要瞭解的所有問題。
  與之相配套,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正在進一步完善主審法官、合議庭負責制的相關制度內容,總體上將在合理界定院、庭長審判管理權、指導權和監督權的基礎上,逐步弱化院庭長行政管理職能。對於審判委員會,則明確其職能定位,主要就是負責研究審判程序、審判規範、審判管理和審判中帶有共性的各類疑難問題,對全院各項業務調研報告進行評議審定,認定錯案,確定具有指導性的案例,統一執法尺度。
  “通過這些措施,要根除審者不判、判者不審,審與判相脫節的頑疾。”宿遲說。
  示範帶頭院庭長辦案常態化
  12月18日下午,“打開音樂之門”商標之爭在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二審開庭,主持此次審判的是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副院長宋魚水。
  據瞭解,從12月16日宿遲親審首案以來,連續3天,該院3名院長會同各業務庭庭長,公開審理了8起案件。而該院在優化訴訟程序上的嘗試,則在這幾起案件的審理中清晰可見。
  庭審開始,原被告雙方陳述訴辯主張,然後審判長便直接提出了案件的爭議焦點。經過雙方當事人認可,隨後的審理緊緊圍繞著爭議焦點進行。而此前嚴格分階段進行的法庭調查和法庭辯論,也被合併在了一起,讓雙方當事人結合證據就爭議最大的問題發表訴辯意見。
  宋魚水說:“知識產權案件多數都有律師代理,且很多事實問題和法律問題是分不開的,因此將法庭調查和法庭辯論合在一起,能夠更好地查明事實。”
  據瞭解,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在優化審理程序中,規定法官可根據案件審理實際需要,在訴訟法的框架內,靈活優化訴訟程序,同時在關鍵節點簡化訴訟程序,對於簡單案件能夠當庭宣判的,當庭宣判。
  記者瞭解到,目前,院庭長辦案常態化也已經納入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的探索範圍之內,具體如何確定院庭長的辦案量,如何保證院庭長審理案件和行政管理相行不悖,都還在細緻的謀劃之中。
  審監庭庭長張曉霞告訴記者,有效利用院庭長專業素養較高的優勢,主審疑難複雜、新類型、影響行業發展或者社會關註度較高的案件,可以為其他法官作出表率和裁判範例。
  宋魚水錶示,院庭長直接參与案件辦理,無形中搭建起了院庭長與書記員、助理以及合議庭成員之間的平等交流平臺。“作為管理者,能夠直接瞭解大家的期待且感同身受,明確瞭如何更好地管理法院的方向。”
  記者瞭解到,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司法改革的探索仍在不斷進行中,下一步還將探索建立確保法律適用和裁判標準統一性的常態化案例機制,定期發佈標桿性、示範性案例統一執法標準;通過配備技術調查官,選任相關技術領域專家作為人民陪審員等方式,大幅提高技術類案件的審判質效。
  本報北京1月8日訊
  (原標題:審判管理處處散髮濃郁司法改革氣息)
創作者介紹

手工傢俱

rr66rrdxa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